Menu

One hundred years of Hongkong giants was the 77 year old owner said the emperor to abdicate with him-爱多vcd

0 Comments

The hundred years are 77 years old master said to giants with him fighting Sina App: Live on-line blogger to tutor Hong Kong level2 market through the mechanism of cards regardless of how to challenge, I will continue to do a good job, a fight with him. In February 15th, the 77 year old chairman of the Bank of East Asia Li Guobao lightly in a word, to open Hongkong’s most striking capital is a major stage of the circle. In February 4th, $26 billion, at low raid on listed companies, and then forcing coup to squeeze profits of American hedge fund giant Elliott, launched an unprecedented challenge to the founding and lead the Bank of East Asia, nearly 100 years of the Li Guobao family: small shareholders jointly request the board of directors, the premium sale of Bank of East asia. In other words, it is to force Li Guobao to ruin his glorious fortune in his own hands. It’s natural that he is absolutely unacceptable. [1] the Li Guobao family is one of the oldest and most prominent traditional families in Hongkong. Its members have spanned the fields of politics, legislation, justice, education and economy, and almost all of them have achieved excellence. As early as the late nineteenth Century, Li Guobao’s great grandfather, Li Shipeng, had laid a foundation in Hongkong. In Hongkong, the Far East is a transit trade port, business is basically controlled by the british. Li Shipeng, who worked in Hongkong from the beginning of his apprenticeship, lost his father at the age of 4, but he had great insight. He had a clear understanding of the situation, must learn to deal with foreigners, to become the mainstream in Hongkong, and made many unbelievable decisions in the peer Apprenticeship at the age of 17 to set up a church school: foreigners and is now one of Hongkong’s most outstanding middle school – St. Joseph College Reading, became one of the first Chinese students in the school. Attaching great importance to education and taking the international route has become the key to the prosperity of Li Shipeng’s family since then. His fellow members, both men and women are well educated, world famous universities in Cambridge, Oxford, University of London, University of Birmingham, Columbia, MIT have their footprint. Li Shipeng engaged in by Vietnamese rice to Hongkong transportation after the completion of primitive accumulation, import rice business, and set up to buy rice, and then shipped to Vietnam in the harvest and processing one-stop mode of sales in Hongkong, Hongkong has become a rich side of the chinese. In this process, the profound understanding of Hongkong Chinese businessman lack of bank support Li Shipeng, from the problem to see the opportunity, and the initiation of a western style bank for compatriots service idea. In 1918, the eldest son of Li Shipeng Li Guanchun and three son of Li Zifang, Jane and Zhou Shouchen Dongpu teamed up with local Chinese banks will be the father of dream become a reality. They set up a registered capital of HK $2 million to the Bank of East Asia, and its development into Hongkong local bank leader. In 1930s, the Bank of East Asia, Hongkong has become the first listed Chinese banks, and built the main office building was very amazing. Today, the Bank of East Asia in Hongkong is still the largest Chinese banks, but also has the largest number of foreign branches and business of network bank in china. Bank of East Asia let the Li family rise rapidly in Hongkong business theory

香港百年豪门被逼宫 77岁主人说要同他斗一斗 新浪财经App:直播上线 博主一对一指导 港股level2行情 翻看机构底牌   无论对方如何挑战,我都将继续做好,同他斗一斗。2月15日,77岁的东亚银行主席李国宝淡淡地一句话,给香港开年最引人瞩目的资本大案划上一个阶段性的圈。   2月4日,手握260亿美元,擅长低价突袭上市公司,然后逼宫政变榨取利润的美国对冲基金巨头Elliott,向创办并引领东亚银行近百年的李国宝家族发起空前挑战:煽动小股东联合要求董事会,溢价出售东亚银行。   换言之,这是要逼李国宝把光耀百年的家业断送在自己手上。这自然是他断然不可接受的。    【1】百年豪门   李国宝家族是香港历史最悠久、地位最显赫的传统世家之一,其成员横跨政治、立法、司法、教育及经济等领域,且几乎个个建树卓越,历经百年,代代向前。   早在19世纪末,李国宝的曾祖父李石朋就已在香港奠基家业。   其时的香港,正成为远东转口贸易商埠,生意基本由英国人控制。从学徒开始进入香港打拼的李石朋,4岁丧父,但却有着非凡见识。他少时就已认清形势,必须学会与洋人打交道,才能在香港成为主流,并在17岁那年做出很多学徒同伴不可思议的决定:到洋人兴办的教会学校也是现在香港最杰出的中学之一――圣若瑟书院就读,成为该校首批华人学生之一。   高度重视教育并且走国际化路线,也成为李石朋一族在此后兴旺发达的关键。他的后辈成员,不论男女,均接受过良好的教育,世界著名学府剑桥、牛津、伦敦大学、伯明翰大学、哥伦比亚、麻省理工都有他们的足迹。   李石朋通过从事越南大米到香港的运输完成原始积累,之后自营进口米生意,并建立起在越南买稻田、收割加工再运到香港销售的一条龙模式,成为香港富甲一方的华商。   这个过程中,深刻体会到香港华商缺乏银行支持的李石朋,从问题中看到机会,并萌生了开办一间西洋式银行为同胞服务的念头。   1918 年,李石朋的长子李冠春和三子李子方,联手本地简东浦、周寿臣等华商将父亲的银行梦变成了现实。他们以200万港元注册资金创办了东亚银行,并快速将其发展成香港华资银行翘楚。1930年代,东亚银行成为香港首家上市华资银行,并盖起当时极为惊艳的总行大厦。如今,东亚银行依然是香港规模最大的华资银行, 同时也是在内地拥有最多分行及业务网络的外资银行之一。   东亚银行让李氏一族迅速崛起于香港商界,但商界的卓越却不是李氏家族的全部辉煌。到李冠春和李子方的下一代“福”字辈时,其家族成员已在多个领域卓尔不凡,享誉四方,堪称三代之后的真正贵族。其中:   李冠春的长子李福树(李国宝之父),1960年代曾任港英市政、立法及行政局“三料”议员,也曾出任东亚银行主席;次子李福善是香港高等法院的首位华人法官,并参与起草了香港《基本法》;幺子李福兆被誉为“香港股票交易之父”,他于1969年牵头成立“远东证券交易所”,打破洋人对香港股票交易的垄断,为包括李嘉诚的“长江实业”在内的诸多本地华商铺平公开上市的道路,也把香港证券业带入快车道。1986年,李福兆还出任香港4家交易所合并为联合交易所后的首届主席。   李子方一脉也是人才辈出,其长子李福和是香港赛马会首位华人副会长,并为行政、立法两局议员,也是李氏家族中出任东亚银行总经理(现称行政总裁)及主席职务的第一人。而李福和的弟弟李福逑,则是首位担任香港社会福利署署长的华人。   到“福”字辈的下一代即“国”字辈时,李氏家族的发展又更上层楼,当中包括李福逑之子李国能,是香港终审法院首席大法官,也是香港回归后特区最高法官中的唯一华人。而李国能的堂兄弟――李国章和李国宝两兄弟也都是了不起的人。   李国宝的弟弟李国章,先后出任香港教育统筹局局长、香港中文大学校长,现任香港大学校务委员会主席、香港行政会议成员。同时,李国章也是具有国际影响力的著名医学专家,在国际肝癌治疗领域首创了“李氏疗法”,并曾出任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院长。   已经领导东亚银行超过30年的李国宝,则是当今整个亚洲,资历最老,也最有成就和多元化影响的银行家之一。   【2】剩者之王   李国宝1939年生于伦敦,二战期间回到香港,持有剑桥大学经济及法律硕士学位。他在会计师与银行家父亲的刻意培养下,从会计入手成为一代杰出银行家,至今仍是多个国家与地区会计师组织的资深成员。   李国宝也是同辈中更具商业头脑的人。他在接受华商韬略|华商名人堂专访时回忆,在剑桥大学时,自己就已经对生意充满兴趣。   剑桥的新生入学都要买自行车,以便往返不同校区,毕业生也要在离校前把自行车卖掉。多少年来,无论新生买车,还是毕业生卖车都是在校园之外进行,剑桥的学生也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劲。   但李国宝却从中看到商机。他用高达50%的分红权,将学院一位会修车的门房和自行车棚管理人拉入旗下,合伙做起了从毕业生那里收旧车,然后翻新卖给入学新生的生意,并挣到人生中的第一笔大钱。   李国宝30岁正式加入东亚银行,从会计师干起,先后出任总会计师,总经理助理, 1981年开始担当重任出任总经理,至今已任银行主席兼行政总裁近20年。   李国宝对东亚银行的改变和发展主要包括:   首先是引入现代科技大幅提升银行的业务与管理效率。在他的领导下,东亚银行一路成为香港最早进入电脑时代、互联网时代、移动互联网时代的银行经营者。   其次是让银行走出家族控制的局限。1980年代初,东亚银行依然由参与创办的几大家族控制,垄断经营。李国宝上任后,不断吸引外部人才、资本与伙伴加入,极大地提升了东亚银行的整体实力以及经营管理素质。进入1990年代,他更通过收购不断扩张银行的规模,如1995年收购中国联合银行,2000年收购第一太平银行,2001年收购美国大兴银行等。   带动东亚银行从一个香港人的银行走向中国人的银行,乃至全球华人的银行,则是李国宝对东亚最大的成绩。他一方面配合香港与内地客户的国际化财富管理需要,与欧美金融机构合作,并在海外开设分行,将东亚银行发展成国际化的银行;一方面发挥东亚银行1920年代就于上海开设分行的内地优势,不断扩张内地业务。   ▲图注:李国宝与青岛市领导共同出席东亚银行青岛分行开业仪式   ▲图注:李国宝出席东亚银行昆明分行开业仪式   ▲图注:东亚银行美国罕布拉布分行   2007年,东亚银行更以唯一海外华资银行的身份,与花旗、汇丰及渣打三家国际巨头一起,成为内地首批通过本地注册验收的外资银行,进而实现了李国宝梦寐多年的“办中国人的银行”这个目标。   “我们比较熟悉内地市场,熟悉中国人的一些传统习惯,对中国国情的了解比外国大银行更具有优势。我们是中国人,我总在讲我们要办中国人的银行。”李国宝在接受采访时强调。   与此同时,李国宝也带领东亚银行进入其他业务领域,成立多家全资附属公司,提供多元化服务。包括:东亚银行(信托)、东亚证券、东亚资产管理、东亚期货、蓝十字(亚太)保险及领达财务等,而且通过收购3大国际会计师行的相关业务,于2002年成立了网络遍布全球的Tricor Holdings Limited(卓佳商务).   通过这些动作,李国宝在香港这个金融竞争激烈的市场,于众多华资银行倒闭或被收购的局势中,始终保持独立性,并守住龙头地位与时俱进至今,成为香港早期兴盛的华资银行中的硕果仅存者。其他几家,如恒生50多年前就被汇丰银行收购,永隆则被招商银行在2008年拿下,廖创兴银行则在两年前被广州越秀集团收购。 依然独立发展下来并有相当规模与影响的,除了东亚,就只剩大新系了。   【3】低调红人   在商界之外,李国宝也同样拥有卓越成就和影响力。   早在1985年,他就出任香港立法会议员,成为家族中的第三代立法会议员,并从此以非政治家身份活跃于香港、内地及国际政治舞台。   李国宝曾出任港事顾问、香港特别行政区筹备委员会委员、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副主任,还担任过曾荫权选举办公室主任,支持曾荫权成功竞选香港特区行政长官,并于2005年被委任为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会议成员。   在政治上,李国宝奉行“多做少说”的做法,喜欢并且擅长“私下勾兑”,直接同决策者对话。为了获得对方的真实意见,他还始终保持一个中立且让对方先说的习惯。“如果人们知道了你的观点,他们就不会跟你说那么多了。如果你保持低调,表现中立,处理事务从事实而不是从派别出发,就会更有效果。”他说。   ▲图注:李国宝与李嘉诚、马蔚华等好友合影   ▲图注:李国宝与吕志和合影   在政治上,李国宝更多是温和的改良派,而不是激进的改革派。他反对为改革而改革,“如果要改变,应该逐渐而审慎地进行,不能因此而冒险毁掉我们辛辛苦苦奋斗来的成果。”这种低调务实的作风,让他很受欢迎。   李国宝还出任10多家上市公司的董事,以及香港华商银行公会有限公司主席、香港管理协会主席等几十个社会公职。他精力过人,花甲之后依然经常工作到凌晨一两点,而且早上6点就起床。通过早餐会、饭局、酒会解决问题,做生意、也是他的爱好。   李国宝认为,领袖人物必须有远见,认为正确的事情,不应轻易受外界影响而改变立场。这样,才可带领身边的人朝同一目标进发。他还始终坚持一个信念:做事应该刻苦耐劳,不可轻易放弃。“只要肯努力,成功便会在望。”是他常讲的话。   几十年商业和社会活动生涯中,李国宝获得的荣誉、表彰可谓是不计其数,光是荣誉博士以及外国ZF的授勋就有好几十项。但他自己最满意的,还是2007年获香港ZF颁授特区ZF最高荣誉“大紫荆勋章”。   李国宝的两个儿子和他一样,均毕业于英国著名学府剑桥大学法律系,并且先在其他机构学习后才被安排到东亚银行担任要职。   如今,李国宝的两个儿子李民桥、李民斌均为东亚银行执行董事兼副行政总裁。他们还有一个与父亲相同的特点:低调并秉持中庸作风。坊间普遍预计,没有意外,其中一个儿子将成为他的接班人。   【4】资本逼宫   就在李国宝快到交班的时刻,意外却发生了。来自美国的激进基金Elliott Management,把一场资本狙击战打到了他的厅堂。其架势,仿佛是要上演一出另类的“万宝”大战。   2 月4日,持有东亚银行7%股份的 Elliott突然出招,以东亚银行长期管理不善、固步自封,财务和营运表现不佳,仅能保证对独立少数股东差劲的投资回报为由,煽动小股东联合起来敦促董事会卖掉东亚银行,“为所有股东提供一个取得高额回报的机会。”换言之,这是要逼李国宝家族从东亚银行出局。   掌握260亿美元资金的Elliott,是全球最大且最激进的对冲基金之一。其拿手好戏是,低价入股有机可乘的上市公司,然后搬出一套有利自己的改革方案向上市公司逼宫发难,进而促使上市公司实施其方案并从中套利。   Elliott的创始人Paul Singer   Elliott 的创始人Paul Singer更是一位异常凶狠的资本狙击手。他曾多次出手上市公司甚至国家的重组计划,并从中榨取巨额利润。其中最著名的案例包括:2002年,Paul 在阿根廷大规模债务违约时低价购入面值超过10亿美元的阿根廷债务,然后拒绝阿根廷的债务重组计划,并用10多年时间坚持要求阿根廷对其全额赔付。较量最激烈的时刻,他甚至在加纳扣压了阿根廷的一艘海军军舰,并因此被阿根廷总统斥责为贪婪的、趁火打劫的“秃鹫”。   在其大本营美国,Elliott还偏爱攻击股权分散的科技类上市公司。其中最典型的案例是,逼迫EMC采取一系列重组措施,将公司以670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了戴尔,并从中狠赚一笔。   转战亚洲后,Elliot则以阻击家族上市公司而闻名,尤其喜欢在上市公司重组或私有化之前横插一脚,然后发动政变,逼迫收购方抬高价格,进而从中获利。   其中引人瞩目的案例是:2014年,Elliott在新加坡华侨银行推动永亨银行私有化的关键时刻,突然购入永亨银行7.8%的股份,然后逼宫华侨银行提高私有化价格,试图从中套利;2015年,Elliott又突袭全球最大家族企业之一三星电子,试图阻止李在�合并三星电子旗下的两家上市公司。虽然这些做法最终并没有获得成功,但依然令当事人胆颤心惊。   日历翻到2016年,东亚银行成了“秃鹫”的新猎物,而其围猎布局更是早已开始。   早在2011年,李国宝就曾遭遇一次控股权易位的危机。其时,马来西亚超级富豪郭令灿旗下的国浩集团,一路大肆增持东亚银行,直到成为其第二大单一股东。当时,市场一度预料国浩集团将挑战李国宝的地位,但最终,打到大门口的国浩停止了步伐。Elliott也就是在那时,浑水摸成了东亚银行的小股东。   ▲图注:马来西亚超级富豪郭令灿   或许是为了防止不测,2014年,李国宝推出了一个稳固家族地位的措施:配股给日本银行三井住友金融集团,将Elliott以及国浩的股份立地稀释。这一动作没令国浩集团有反应,却让Elliott找到肇事的理由。2015年2月,Elliott公开质疑李国宝的增发行动,并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东亚银行公开与三井住友就增发签署的谅解备忘录等文件,而且获得了胜诉。   获得胜诉却没赚到钱的Elliott,不但没有就此了事,反而还继续为进攻布局:2015年8月4日,Elliot突然出手购入东亚348.64万股,将持股比例增至5.12%,一跃成为继日本三井住友银行、西班牙银行Caixa Bank及国浩集团之后的第四大股东,并在此后继续增持至7%,继而进一步夯实了2月4日公开挑战李国宝,要求董事会出售银行的逼宫资本。   李国宝当然不会让百年的家族基业由Elliott说了算。短暂的沉默之后,他选择了公开还击。2月15日,李国宝在东亚银行的业绩发布上会公开强调,董事会决定不会将东亚银行出售,并淡淡地放出一句狠话:无论Elliott如何挑战,自己都将继续做好,并同他斗一斗。   Elliott当然也不会轻易放弃。于是,李国宝拒卖银行的讲话还是新闻,Elliott就再次强烈回应,称李国宝是不惜一切代价只顾追求“独立”,而股东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并再次要求东亚银行董事会,继续开展竞价程序探索出售东亚银行的方案,以实现股东的利益。   【5】艰难之战   东亚银行的未来会怎样?在其即将迎来百岁生日之际,这充满了变数。77岁的李国宝能否扛得过Elliott的挑战与进攻,同样是个问题。   目前,李国宝家族阵营合共持股东亚20.8%的股权,仍居第一大股东。区区7%的Elliott似乎对其够不成威胁。但其中的巨大隐患是,Elliott不依不饶的背后,或许有更大力量的支持。甚至不排除,持有东亚17.24%股权并列其第二大单一股东的西班牙CaixaBank,以及持有东亚14%股权, 一直被认为在觊觎东亚银行控制权的第三大单一股东国浩集团,都有可能成为Elliott的一致行动人。   ▲图注:西班牙CaixaBank   而且这种可能性较大。公开信息显示,Elliott同时也是国浩集团及CaixaBank的股东,并且还是持有国浩9.1%股权的大股东,而其在CaixaBank的股权数量虽然并未公开透露,但也应该不会少到完全没有话语权的程度。   这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Elliott不但可以利用逼宫东亚银行获得共同利益来拉拢CaixaBank、国浩与自己并肩战斗,而且还可以在 CaixaBank、国浩不听使唤时,利用其惯用的手段逼宫这两家公司的董事会与自己站到一起,从东亚银行榨取更多的利润。甚至更不排除,这种局面就是 Elliott一步步下成的棋。   更对李国宝不利的是, CaixaBank已于去年年底宣布将17.24%东亚银行股权售予母公司西班牙金融机构Criteria,让这17.24%的股权变成了不再受董事会意向控制的“自由人”。若东亚银行遇到外部收购要约的狙击,Criteria可以不跟随东亚董事会投票意向。这就更为形成上面那种集体逼宫的局面打下了基础。   事情也仿佛正朝这个方向发展。就在批评李国宝拒绝出售东亚银行之后,Elliott又再次发布消息,称西班牙散户股东协会已经联络并且质疑CaixaBank银行向母公司Criteria出售东亚股份,但未完全释放股份价值这件事。   这背后,是不是Elliott在撮合、推动?天知、地知、Elliott自知。一旦认起真来,就血战到底,这也是Elliott创始人Paul Singer赋予基金的个性和精神,这只连别国军舰都敢扣,闹到联合国都不怕的“秃鹫”,这次或许真是有备而来,不达目的,不会善罢甘休。   而对李国宝而言,他要应对的困难还不只是Elliott的挑战。在市场风云变幻的今天,东亚银行内外部的经营压力和挑战也越来越大。   在大型外资金融机构和内地迅猛进步的金融机构不断进击香港与内地市场,以及各种新兴金融业态层出不穷的背景下,东亚银行虽然依旧不乏创新经营活力与进取心,并推出与腾讯等新兴巨头携手合作的应变措施,但其昔日风光这边独好的优越性已然不再。   事实上,也正是这些因素的综合,给了Elliott进击的机会。在Elliott要求东亚银出售股权的若干理由后,他们附上的是一个残酷并且非常触动东亚其他小股东情绪的现实:自1997年以来,东亚银行的总年化回报(TAR)仅为2.7%,较同类家族营运的香港上市银行指数表现落后分别为28.1%、 28.8%及13.1%。   而在最新的业绩发布会上,李国宝交出的也是一份差强人意的答卷。 业绩报告显示,2015年,东亚银行实现盈利55.2亿港元,同比下降17%;每股盈利1.95元港币,同比下降28.3%,低于此前市场的普遍预期。   这也在相当程度上,为Elliott寻找更多志同道合者来逼宫东亚银行董事会提供了机会。   在资本逼宫、经营挑战的双重压力下,77岁的李国宝和98岁的东亚银行显然是站到了又一个重要转折点上。这一仗要怎么打?考验着这位金融业老革命的实力与智慧。 来源:华商韬略 进入【新浪财经股吧】讨论相关的主题文章: